主要目标
到2020年,全国远洋渔船总数稳定在3000艘以内,渔船专业化、标准化、现代化程度显着提升。年产量230万吨左右,远洋渔业自捕水产品运回国内比例达65%以上。严控并不断提高企业准入门槛,远洋渔业企业数量在2016年基础上保持“零增长”,培育一批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化远洋渔业企业。增强科技支撑,提升产业创新与竞争力。产业链建设取得重要进展,建成一批远洋渔业综合基地。远洋渔业管理体系进一步完善,涉外违规事件得到有效遏制。
三、区域与产业布局 稳定优化公海大洋性渔业
稳定公海渔业捕捞,严控公海渔船规模。暂停审批新建公海作业渔船,严控进口或境外收购二手渔船,加快老旧渔船更新改造。
金枪鱼渔业。着力提升金枪鱼渔业国际竞争能力,积极参与相关区域渔业管理组织事务,提高履约能力。允许符合条件的企业通过境外收购、并购等方式适当引进带国际配额的金枪鱼围网船,形成与国内水产品加工市场并行和匹配的发展格局。以投资入渔、租赁、“基地+渔船”等合作方式,推进综合渔业基地建设,与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等有关国家开展长期友好互利合作。积极稳妥开拓拉美国家金枪鱼渔场。
鱿鱼渔业。优化鱿鱼渔业生产布局,合理调控各海域渔业规模。推进综合渔业基地建设,为我公海作业渔船提供后勤保障服务。大力推广海上流动公益服务平台建设。积极研究开展捕捞限额试点工作,提高鱿鱼渔业的效益。加强鱿鱼资源中长期预测技术研究。探索建立鱿鱼进出口证明制度和国际鱿鱼指数,以舟山国家远洋渔业基地为平台推进建立中国远洋鱿鱼交易中心。建立健全配套完善的鱿鱼产业体系,打造一批知名鱿鱼品牌和特色综合性产品。积极开展北太平洋公海联合执法。
中上层鱼类渔业。优化中上层围网渔船生产布局,合理安排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等海域作业渔船规模。加强秋刀鱼、竹荚鱼、鲐鱼等中上层鱼类资源调查和评估,提升中上层鱼类资源中长期预测技术能力,积极研究开拓新渔场开发。加强秋刀鱼、竹荚鱼、鲐鱼等加工产品研发,努力拓展国内消费市场。积极参与相关区域渔业管理组织事务。

延长远洋渔业产业链。加强远洋渔业产品深加工,鼓励建造高技术含量的冷链物流装备设施,建立可追溯的物流信息化体系。支持远洋水产品取得国际认证,培育一批国际竞争力强的品牌。开发国内远洋水产品消费市场,鼓励发展“互联网+远洋水产品”的销售模式,推动远洋水产品进超市、社区、学校和营房。

尽管已颇具规模,但上海水产集团的有关负责人仍表示,他们将进一步贯彻上海市提出的“走出去”战略,将远洋渔业产业做大做强,提高国际竞争力。据介绍,以前上海的远洋渔业主要集中在我国东黄海和沿海国家的专属经济区内,随着近海底层渔业资源的日益贫乏,上海未来将遵循世界远洋渔业的发展趋势,重点发展公海大洋性捕捞作业,并完成全球远洋捕捞的战略布局。据悉,今后上海要在中西太平洋海区、印度洋毛里求斯外海、南非外海,东太平洋的秘鲁、智利水域,大西洋的巴西、墨西哥海域,建立金枪鱼围网作业区;在秘鲁外海、哥斯达黎加外海、阿拉伯海建立鱿鱼钓作业区,同时建立西北太平洋秋刀鱼作业区;在东南太平洋、智利外海建立竹荚鱼拖网加工作业区。

稳定公海渔业捕捞,严控公海渔船规模。暂停审批新建公海作业渔船,严控进口或境外收购二手渔船,加快老旧渔船更新改造。

业内人士分析,上海利用世界渔业资源,拓展远洋渔业新空间的时机十分有利。一方面,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世界上一些远洋渔业发达国家如俄罗斯、美国、日本等,因劳动力成本高等因素逐步从一些远洋渔业作业区域退出,而我国劳动力成本便宜,发展远洋渔业显然具备相对优势。另一方面,据联合国粮农组织评估,世界海洋渔业资源中,中上层鱼类和高度洄游的大洋性鱼类,如金枪鱼、头足类的鱿鱼仍然开发不够,而储量在1亿吨左右的南极鳞虾尚未开发。由于目前世界上对海洋渔业资源的开发未及可开发总量的一半,因此上海远洋渔业可拓展的空间十分广阔。

跨越发展成效显着

从1985年上海水产集团引进第一条德国产大型拖网加工船开始,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现已拥有远洋渔船98艘,并在海外13个国家和地区建有22家跨国经营企业或代表处,经济合作伙伴遍及欧、亚、非、美、澳等大洲,大洋性公海捕捞品种也从最初的狭鳕增加到鱿鱼、金枪鱼、竹荚鱼及什鱼等十几个品种。据统计,2002年上海水产集团远洋渔业产量达7万吨,海外年度营业收入近4000万美元。

主要目标

日前,新建造的2艘冷海水金枪鱼延绳钓船正在开往斐济的途中,20天后他们将到达指定渔场开始远洋作业,这是上海开拓远洋渔业的又一新举措。

四、重点任务

今年上海启动了总投资为7.8亿元的新一轮远洋渔业发展项目,计划在4年内建造40艘新一代远洋渔业作业船只,目标是在未来3-5年内建起国内最大、世界一流的远洋渔业捕捞船队,并搭建全球远洋渔业作业的大平台。

健全远洋渔业管理体制机制。进一步完善渔业部门为主,有关部门各司其职、分工合作的监管体制,研究建立远洋渔业管理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健全重大涉外事件处置机制,维护我企业和渔民合法权益。完善渔业部门参与的渔船出入境管理制度,积极推进公海渔业执法。

控制渔船建设规模,加强项目风险评估和可行性研究,实行项目立项论证。禁止进口二手渔船,严控境外收购渔船,加强老旧渔船更新改造。积极推进与“一带一路”沿线有条件的国家建立政府间合作机制,加强信息共享和技术合作。鼓励开展捕捞、养殖、加工、基础设施建设等相结合的综合渔业合作,提高合作水平,努力融入当地经济与社会发展。

推进远洋渔业综合基地建设。根据《农业对外合作“两区”建设方案》,合理规划布局,在“一带一路”沿线和远洋渔业重点合作国家推进建设远洋渔业海外综合基地,融合捕捞、养殖、加工、物流贸易、船舶维修、人员培训等配套功能。根据国内各沿海地区远洋渔业发展实际需要,合理布局,打造3~5个辐射面广、带动性强、示范作用大的国家级远洋渔业基地。

坚持可持续利用,促进绿色发展。加快转变发展理念,调整发展速度,稳定船队规模,促进远洋渔业从规模扩张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坚持走绿色可持续发展道路,正确处理渔业资源开发利用与养护的关系;推进环境友好型生产作业方式,提高渔具选择性,保护珍稀濒危物种,促进国际渔业资源可持续利用;减少垃圾污染物排放,减小捕捞对海洋生态环境的影响。

坚持合作共赢,促进开放发展。积极参与全球渔业治理,落实我国批准或加入的国际渔业条约,促进渔业资源养护与可持续利用;充分发挥远洋渔业在“一带一路”、“走出去”等战略中的重要作用;积极建立双边政府间渔业合作机制,发展互惠互利、合作共赢的双边渔业合作模式,更好地利用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在丰富国内水产品市场供应的同时,为促进当地就业和经济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加强组织实施。各地要按照本规划的总体要求,牢固树立“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切实加强领导,认真组织实施,积极开展调研。要注重利用各类宣传渠道,传播远洋渔业“正能量”,推进落实“一带一路”战略。积极协调有关部门、完善协作机制,加强港口执法,全力推进本地区远洋渔业规范有序发展。

在面临上述严峻挑战的同时,国家不断增强的经济实力、“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以及国内外水产品市场对优质水产品日益增长的需求等,也为远洋渔业发展提供了新机遇。总体来看,“十三五”是我国远洋渔业发展的关键转型期,更是迈向远洋渔业强国的重要机遇期。

金枪鱼渔业。着力提升金枪鱼渔业国际竞争能力,积极参与相关区域渔业管理组织事务,提高履约能力。允许符合条件的企业通过境外收购、并购等方式适当引进带国际配额的金枪鱼围网船,形成与国内水产品加工市场并行和匹配的发展格局。以投资入渔、租赁、“基地+渔船”等合作方式,推进综合渔业基地建设,与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等有关国家开展长期友好互利合作。积极稳妥开拓拉美国家金枪鱼渔场。

完善远洋渔业法律政策体系。推进《渔业法》修订进程,完善与国际渔业管理规则相适应的远洋渔业管理制度,加快修订出台《远洋渔业管理规定》,为远洋渔业规范有序发展提供法制保障。改革完善远洋渔业政策体系,支持远洋渔业能力建设,提升远洋渔业管理水平。推进全覆盖的远洋渔业船员保险制度,保障船员合法权益,建设和谐平安的远洋渔业。

深化国际渔业合作。积极参与国际和区域渔业管理组织事务,推动构建公平合理的国际渔业治理机制。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联合国鱼类种群协定》《粮农组织港口国措施协定》等重要国际文书。认真履行国际义务,提高国际履约能力,保障和维护我国海洋渔业权益。深化双边渔业合作,与3~5个“一带一路”沿线及重要入渔国签署建立政府间合作机制。鼓励企业按照互惠互利的原则参与所在国和地区的经济社会建设,促进当地区经济社会发展。

到2020年,全国远洋渔船总数稳定在3000艘以内,渔船专业化、标准化、现代化程度显着提升。年产量230万吨左右,远洋渔业自捕水产品运回国内比例达65%以上。严控并不断提高企业准入门槛,远洋渔业企业数量在2016年基础上保持“零增长”,培育一批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化远洋渔业企业。增强科技支撑,提升产业创新与竞争力。产业链建设取得重要进展,建成一批远洋渔业综合基地。远洋渔业管理体系进一步完善,涉外违规事件得到有效遏制。

前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