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核心提示:
武威市凉州区长城乡红水村地处腾格里沙漠边缘,是凉州区主要的风沙口之一。大风一起不见天,沙骑墙头驴上房,一茬庄稼种三遍,
武威市凉州区长城乡红水村地处腾格里沙漠边缘,是凉州区主要的风沙口之一。大风一起不见天,沙骑墙头驴上房,一茬庄稼种三遍,大风绝收小风欠。这段顺口溜就是当地严重风沙危害的真实写照。长城乡红水村9组49岁农民王银吉,18年来秉持着只有把沙治住,我们和子孙后代才有饭吃的梦想,带领家人坚持在腾格里沙漠压沙植树,固沙造林近8000亩,让流动的沙漠停止了移动的脚步,守住了要被风沙掩埋的家园,他被人们誉为治沙愚公。18年如一日一家人治沙造林肆虐的风沙一次次地吞噬着家园,村民们的辛勤劳作经常化为乌有,沙患深深地刺痛了王银吉的心。18年前的春天,30岁的王银吉提出治沙的想法,遭到家人强烈的反对。但王银吉和父亲仍坚持卖掉了家里的牛羊和骆驼,好不容易凑了8000元钱,带上以前放牧时的旧帐篷,带领全家人搬进沙漠。然而在治沙初期,有很多人不理解他的做法,更让他不解的是,还有人说他傻。面对日益严峻的生态现状,王银吉下定决心在沙漠安了家,吃住全部搬到沙漠里,睡的是土炕,铺的是草垫,烧的是柴草,点的是油灯。每次从沙漠回到地窝堡,被子和枕头上全是厚厚的一层沙子,遇见刮风时,吃饭的碗底都有一层沙子。挖沙沟、铺麦草、筑沙障、栽树苗、浇水、补苗18年如一日,他和家人每天都在重复着这些枯燥而繁重的活儿。七旬老父守护8千亩沙漠林地驮进沙漠里的水,滴滴来之不易。18年来,王银吉和家人每天都要牵着骆驼沿着崎岖的沙路往3公里外的沙障驮水,一趟驮水200斤到400斤,一天最多能驮4趟。每次给树苗浇水的时候,王银吉在节约上下足了功夫,一次只浇一碗水,下一趟驮来水后,再浇一碗,让水全部渗入树窝。说实话,他将绝大部分水都给树苗喝了,在日常生活中,他们一家人用水却是非常抠门,每次吃完饭的锅、碗基本不洗,洗完脸的水也从不倒掉,而是用于下次洗手,省下来的每滴水都浇了树苗。更谈不上洗脚,用沙子搓搓即可。在坚持驮水的同时,王银吉在低洼的沙窝里挖了水窖。为防止渗水,他在水窖的崖壁和底部铺上塑料膜,从而最大限度地防止了水窖渗水和漏水,保证了许多树苗的正常生长。王银吉还在家附近建起了高约13.5米的瞭望塔,每次爬上瞭望塔,方圆数千亩的绿洲尽收眼底,看着一家人18年来精心种植的近8000亩沙漠林地,他内心深处别有一番滋味:看着我们辛苦栽下的这些树苗变成了能够阻挡风沙的绿墙,心里真的很欣慰。吃再多的苦,流再多的汗也值了治沙难,种树难,管护更难。为了更好地把近8000亩树苗管护下去,78岁老父亲王天长自愿留在沙漠中,每天配合儿子王银吉的巡查管护,他们自编了《治沙歌》,经常给当地群众讲述防沙造林的重要意义。遭遇不幸他的治沙路任重道远王银吉心中有一憾事,尽管思绪不愿回到过去,但痛心的记忆永远挥之不去。2005年春天,王银吉接到学校老师的通知,说他14岁的小儿子患病,当时他忙于治沙,没有及时将孩子送医院检查治疗。直到一个月后,压沙植树结束后他才带病情严重的儿子带到兰州检查。检查结果对他们而言犹如晴天霹雳,儿子的病情是脑瘤晚期。没过多久,小儿子永远地离开了亲人。离世时,儿子曾对王银吉说:爸爸,我离开人世间后,您一定将我埋在沙漠,我要陪您守护这片绿洲。王银吉说:我不能将所有的沙漠变为绿洲,但我绝不将绿洲再变为沙漠。自1999年至今,王银吉一家共投入资金100多万元,坚持不懈在离家3公里外的腾格里沙漠义务压沙植树18年。期间,为了提高压沙造林进度,王银吉先后投入6000多个工日,压沙造林近8000亩,在风沙线上用骆驼驮水4000多吨,往返行程10000多公里。尽管荣获很多殊荣,但是王银吉的治沙造林之路任重而道远。他说,他们还要种植600万株树苗,学习林下种植等技术,走好治沙又致富的新路子。

“治沙愚公”18年造林近8000亩,他说: 我不能将所有沙漠变为绿洲但我绝不将绿洲再变为沙漠

  武威市凉州区长城乡红水村地处腾格里沙漠边缘,是凉州区主要的风沙口之一。“大风一起不见天,沙骑墙头驴上房,一茬庄稼种三遍,大风绝收小风欠。”这段顺口溜就是当地严重风沙危害的真实写照。长城乡红水村9组49岁农民王银吉,18年来秉持着“只有把沙治住,我们和子孙后代才有饭吃”的梦想,带领家人坚持在腾格里沙漠压沙植树,固沙造林近8000亩,让流动的沙漠停止了移动的“脚步”,守住了要被风沙掩埋的家园,他被人们誉为“治沙愚公”。
  18年如一日一家人治沙造林   肆虐的风沙一次次地吞噬着家园,村民们的辛勤劳作经常化为乌有,沙患深深地刺痛了王银吉的心。18年前的春天,30岁的王银吉提出治沙的想法,遭到家人强烈的反对。但王银吉和父亲仍坚持卖掉了家里的牛羊和骆驼,好不容易凑了8000元钱,带上以前放牧时的旧帐篷,带领全家人搬进沙漠。然而在治沙初期,有很多人不理解他的做法,更让他不解的是,还有人说他傻。面对日益严峻的生态现状,王银吉下定决心在沙漠安了家,吃住全部搬到沙漠里,睡的是土炕,铺的是草垫,烧的是柴草,点的是油灯。每次从沙漠回到“地窝堡”,被子和枕头上全是厚厚的一层沙子,遇见刮风时,吃饭的碗底都有一层沙子。
  挖沙沟、铺麦草、筑沙障、栽树苗、浇水、补苗……18年如一日,他和家人每天都在重复着这些枯燥而繁重的活儿。
  七旬老父守护8千亩沙漠林地   驮进沙漠里的水,滴滴来之不易。18年来,王银吉和家人每天都要牵着骆驼沿着崎岖的沙路往3公里外的沙障驮水,一趟驮水200斤到400斤,一天最多能驮4趟。每次给树苗浇水的时候,王银吉在节约上下足了功夫,一次只浇一碗水,下一趟驮来水后,再浇一碗,让水全部渗入树窝。
  说实话,他将绝大部分水都给树苗“喝”了,在日常生活中,他们一家人用水却是非常“抠门”,每次吃完饭的锅、碗基本不洗,洗完脸的水也从不倒掉,而是用于下次洗手,省下来的每滴水都浇了树苗。更谈不上洗脚,用沙子搓搓即可。在坚持驮水的同时,王银吉在低洼的沙窝里挖了水窖。为防止渗水,他在水窖的崖壁和底部铺上塑料膜,从而最大限度地防止了水窖渗水和漏水,保证了许多树苗的正常生长。
  王银吉还在家附近建起了高约13.5米的瞭望塔,每次爬上瞭望塔,方圆数千亩的绿洲尽收眼底,看着一家人18年来精心种植的近8000亩沙漠林地,他内心深处别有一番滋味:“看着我们辛苦栽下的这些树苗变成了能够阻挡风沙的‘绿墙’,心里真的很欣慰。吃再多的苦,流再多的汗也值了……”
  治沙难,种树难,管护更难。为了更好地把近8000亩树苗管护下去,78岁老父亲王天长自愿留在沙漠中,每天配合儿子王银吉的巡查管护,他们自编了《治沙歌》,经常给当地群众讲述防沙造林的重要意义。
  遭遇不幸他的治沙路任重道远   王银吉心中有一憾事,尽管思绪不愿回到过去,但痛心的记忆永远挥之不去。2005年春天,王银吉接到学校老师的通知,说他14岁的小儿子患病,当时他忙于治沙,没有及时将孩子送医院检查治疗。直到一个月后,压沙植树结束后他才带病情严重的儿子带到兰州检查。检查结果对他们而言犹如晴天霹雳,儿子的病情是脑瘤晚期。没过多久,小儿子永远地离开了亲人。离世时,儿子曾对王银吉说:“爸爸,我离开人世间后,您一定将我埋在沙漠,我要陪您守护这片绿洲。”
  王银吉说:“我不能将所有的沙漠变为绿洲,但我绝不将绿洲再变为沙漠。”
  自1999年至今,王银吉一家共投入资金100多万元,坚持不懈在离家3公里外的腾格里沙漠义务压沙植树18年。期间,为了提高压沙造林进度,王银吉先后投入6000多个工日,压沙造林近8000亩,在风沙线上用骆驼驮水4000多吨,往返行程10000多公里。
  尽管荣获很多殊荣,但是王银吉的治沙造林之路任重而道远。他说,他们还要种植600万株树苗,学习林下种植等技术,走好治沙又致富的新路子。(首席记者 金奉乾)

守卫家园,把沙漠植成绿洲
在腾格里沙漠腹地,生长着茂盛的沙枣、梭梭、花棒等沙生植物,宛若一片绿色的海洋。然而,十几年前,这里却风沙肆虐,沙尘暴频发。谈起这些变化,人们都会由衷地称赞坚持不懈义务植树、压沙造林的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长城乡红水村村民王银吉。
1999年,王银吉向家人提出治沙想法后,得到了全家人的支持。当年春节刚过,王银吉一家就带上帐篷和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具,拉着压沙用的麦草和玉米秆,来到村庄北面3公里的腾格里沙漠腹地,在一个叫“庙儿墩”的地方驻扎下来,开始压沙造林。
为了运输树苗、麦草、水,王银吉购买了两匹大骆驼,在家与沙漠之间3公里多的崎岖小路上日复一日地往返,来回一趟就得3个小时。骆驼驮水远远不够苗木需求,王银吉又在沙漠里挖了一口水窖,用塑料薄膜包裹在水窖壁上,积蓄雨水。冬季,将骆驼驮进沙漠的水储存在水窖里,浇灌苗木。
“每天被子和枕头上全是厚厚的沙尘,每天吃饭的碗底也有一层沙。”王银吉说。常年住在阴暗潮湿的地窝铺,风餐露宿,劳累过度,王银吉的父亲王天昌患上严重的风湿病。王银吉与父亲驻守在沙漠深处,家务重担几乎全部压在了王银吉的母亲和妻子肩上。婆媳俩在家做饭总是计算着时间,争取让他们在回家后马上吃上可口的饭菜。
2005年春天,上小学六年级的小儿子患上了脑干胶质瘤。儿子在弥留之际,嘱咐爸爸一定要将自己葬在治沙点上,他要陪着爸爸把这片沙漠植成绿洲。
“媳妇埋怨我只顾种树,没有关心照顾好儿子,把孩子的病给耽搁了。”这成了王银吉心中永远的伤痛。但这之后,还是家庭给了王银吉安慰和支持,一家人将思念与伤痛化作了压沙造林的动力。
在茫茫沙海中植树实非易事,挖好的树坑,一夜间就被风沙填满;前一天刚种好的树苗,第二天就被连根拔起;成活的小树苗,遇上几个高温天气,就枯死。树倒了,再栽;苗枯了,再补,日复一日,无论寒冬酷暑,王银吉一家凭着一股韧劲,抵抗“沙魔”。王银吉说:“我只想多栽些树,为改变家乡生态环境尽点力。”
19年来,王银吉一家压沙造林近8000亩,累计栽植梭梭100多万株、花棒120多万株、毛条30多万株、柠条5万多株、榆树20万株、沙枣树10万棵。来源:人民日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