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校园里有个养鸡场,学生们养鸡怪招多,又是喂酸奶,又是喂中药。两元一枚的鸡蛋,居然还成了抢手货。

说干就干,郑圣惠根据鸡的生长规律开起“药方”,一是用中药预防各种疾病,就可以不用任何西药,杜绝了抗生素和激素残留,以达到绿色无公害的目
的,比如用山楂给鸡降血脂,用山栀、黄连、黄柏等,预防肠道等疾病的发生。二是用黄芪、党参等给鸡进补,提高鸡的免疫力、抗病能力,在增加母鸡产蛋率的同
时,增加鸡蛋的营养价值。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这个不大的养鸡场里,有两块区域专门用于开放式养鸡,还有小鸡脱温室、实验室和生活区。敬伟甫和他的团队成员,除了上课,大多数时候都会泡在这里。

昆明理工大学的学生,天天在校园的养鸡场里忙活,这大学生怎么还养上鸡了呢?大学校园里有个养鸡场,学生们养鸡怪招多,又是喂酸奶,又是喂中药。两元一枚的鸡蛋,居然还成了抢手货。

为鸡开出中药方

教学科研可以助推大学生创业

昆明理工大学的学生,天天在校园的养鸡场里忙活,这大学生怎么还养上鸡了呢?

“动物福利”不忽略

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敬伟甫参加了导师邓先余副教授的课题基于微生物技术的高品质蛋鸡生态养殖技术集成与应用研究,形成6篇论文、9项专利技术的课题成果。不过,随着团队成员相继毕业离校,课题成果面临放进图书馆、然后被遗忘的尴尬境地。不想让这些科研成果永远尘封在图书馆,敬伟甫和他的小伙伴开始在导师指导下创业。

尽管有一定的理论基础,但给鸡开“药方”着实是件不容易的事,剂量成了一大难题。日复一日,郑圣惠根据每天的记录,摸索出饲料和中药的最佳比例。

2015年12月,由敬伟甫担任董事长的公司在昆工创客孵化器诞生。学校不仅给创业团队提供了电脑、桌椅板凳等硬件设施,更将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旁的一块3亩的空地提供给团队用于科研养殖。

郑圣惠从小就喜欢动物,早在1991年,他在妻子的支持下,用业余时间在老家建起了养鸡场,这几年先后投资了五六十万元,养鸡场规模扩大到了10亩。2007年退休后,他就潜心于中药养鸡法,干得有声有色并乐此不疲。

这一批我们养了2000只蛋鸡,到目前为止也才死了100只左右。每只蛋鸡的饲养周期在400天左右。而市面上的速生鸡过多,只需42天的饲养周期。由于饲养周期长,我们的鸡肉味道更为鲜美。敬伟甫说。

郑圣惠刚入门时,也随波逐流,从事普通蛋鸡的饲养。这种鸡蛋的主要销路在农村,当时附近有许多个同类小养鸡场,竞争相当激烈。2001年,郑圣
惠改为饲养土鸡,土鸡和土鸡蛋开始往城里销。“现在城乡居民的生活水平都提高了,大家对食品安全也日益重视,绿色、无公害、天然、有机、无污染的农副产品
成了人们的首选。”

没有毕业就开始创业,会不会影响学业?敬伟甫用相辅相成来作答。他说,大三之后理论课程很少,更多的课业是实践。我们专业的实践大多就在我们创业的科研基地进行,实际上在完成学业的过程中就能顺便创业。

12日上午,记者一路打探,在上卢管理处湖沧社区上郑小区北侧见到了这个神秘的养鸡场。与众不同的是,养鸡场四周是木条扎成的篱笆墙,整齐划一;一排排鸡舍顶上,被密密麻麻的葛藤覆盖;鸡舍之间的空地上,种植着许多花草果木。养了数千只鸡的场内,竟然闻不到异味。

要发展,就得有资金。为了拿到第一笔投资,团队在路演现场给投资商煮了20个鸡蛋,靠着小时候最自然的味道,团队当即赢得50万元投资。

在日常养殖中,郑圣惠还关注“动物福利”,他严格控制鸡的数量,让每只鸡都有自己的“领地”;他在鸡舍边种植大量花草,不仅可以给鸡提供鲜食,
还可以改善空气质量;他设计了两套自动供水系统,按不同的季节温度,让鸡喝上深井水;他还给鸡舍装上光照自控器,让鸡“有尊严地生活”……他被授予“全国
农技推广示范县科技示范户”。

95后的敬伟甫,大学还没毕业,就和小伙伴在校园里开了个养鸡场。大二时,他参加了和蛋鸡有关的研究,为了不使成果躺进图书馆,他和小伙伴在导师指导下及学校孵化下创业,湖北社区,这条学研对接的创业路能走通吗?

退休办起养鸡场

8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在校园里开起了养鸡场。

其实,郑圣惠每月有3000多元的退休工资,女儿多次劝他“歇业”,但他还想再养几年“中药鸡”。“行内人士都知道养殖业的风险,我养鸡一方面为图老有所乐,另一方面是想带动更多的人从事生态养殖,为人类健康出一点力。

教学科研与大学生创业结合起来,养鸡场的这场创业实验,意义可不能只看到项目自身的商业前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